撇开瑕疵还有回味,在布达佩斯阳光下忧郁的星期天

By admin in 影视影评 on 2019年9月30日

       这部影片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些充满异域建筑风格的美丽的老房子,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中国要是拍这样一部片子,能找到成片的这样原汁原味的老城老街老房子吗?恐怕只能在什么影视基地拍吧?
    二战中纳粹也未能毁掉布达佩斯的老房子啊!人家保存得真好啊!
    唉——二战中小日本也未能毁掉北京的老房子啊!咱们——据说,因为是听别人说的,俺除了做梦,还没去过帝都啊——拆得真利索啊!
跑题了!

(芷宁写于2008年7月21日)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一,说起很久以前看过的《忧郁星期天》似乎有点不贴边,不过本着乐观的悲观者的秉性,每过一周都会自欺欺人地自我激励一番——即将展开的这周必定是美好的。特别是在忙于搬迁的时候,将一切不如意都抛在身后吧。
   很多人喜欢影片《忧郁星期天》的另一个译名《布达佩斯之恋》,并因这个译名而联想到了由丹尼尔·戴·刘易斯主演的《布拉格之恋》,而个人更偏向《忧郁星期天》这个译名,不仅因为那首著名的“自杀曲”,还因为这两部影片在感受和意境上存在着差异,虽然描述都是动荡时局下的城市、人和爱情,但取自昆德拉小说的《布拉格之恋》更具有叛逆的味道,像一个人充满激情的青春时光,而《忧郁星期天》则更像是一位看清世事的淡薄老者,在平静中迎接宿命。
   作为先有曲,再有书,最后付诸光影的影片,说说其诞生原委是必要的:1930年,匈牙利作曲家Rezso
Seress在失恋后的某个星期天,面对着突然下起的大雨,灵感忽至,30分钟后,他写下了音乐史上最凄美的乐曲之一《忧郁星期天》。或许,当年Rezso在匈牙利的餐馆里弹奏这首曲子时,并没料到这首曲子能杀人,事实上,自它诞生之后,有百十来号人在聆听此曲后难抑悲伤绝望的心情而自杀,故而它一度成为禁曲。依据此曲当年在布达佩斯所造成的轰动,德国人尼克·巴可写了一部浪漫忧伤的畅销小说,导演诺夫·舒贝尔根据小说,于1999年拍成了这部具有怀旧气息的影片。
   影片伊始,“颇有声望”的成功商人、前大使汉斯(本·贝克饰演)带着妻子来到布达佩斯,走进了那家久违了的餐馆以庆祝他的八十大寿,他点了著名乐曲《忧郁星期天》,环顾着熟悉的环境,仿佛怀想着什么,随着熟悉音乐的响起,汉斯的目光渐至钢琴上的相框,相框内照片上的女子美得宁静而怡然……突然,汉斯心脏病发作,顷刻毙命,“这是个被诅咒的乐曲”,餐馆老板别有用意地惊呼。
   一首曲子能杀人?先抛开老汉斯的离奇死亡不谈,这首乐曲之所以具有这样的功能,和人物所处的环境和心情分不开,有时候人的绝望无关贫富,而关乎尊严。影片在开始不久后便快速回溯至60年前,当年的布达佩斯有三种味道:拉西路(约阿希姆·科尔饰演)的牛肉卷、伊洛娜(艾丽卡·莫露珊饰演)的美貌、安德拉许(斯特法诺·迪奥尼斯饰演,此君眉眼还真有点刘易斯的味道)的《忧郁星期天》。
   片中布达佩斯的首富、犹太人曼德尔和妹妹为了听这个曲子而光临了拉西楼的餐馆,在安德拉许弹奏时,镜头长时间地对准了仔细聆听的妹妹,当晚这个衣食无忧、年轻美丽的女孩便自杀了。若干年后,当她的家被纳粹作为指挥部,当曼德尔为保住性命而失去所有财产和尊严时,或许他能体会到当年妹妹的绝望,而当年的她早已预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影片更是借餐馆老板拉西楼之口来解析这首音乐的杀人之处——“人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我们会受伤害会受屈辱,这些还都熬的过去,只要我们还有一点自尊。但当有人再向我们头上倒一桶尿的话,或许告别现世是较好的选择。”钢琴师安德拉许也选择了死亡,因为他面临着两个心结,一个是尊严,他拒绝为纳粹军官弹奏,一个是困惑,他渴望拥有完整的伊洛娜,然而,伊洛娜却属于他和拉西楼两个人。
   比之音乐才子安德拉许的“偏执”,拉西楼这个阅历多多的商人,其内心世界则更为宽广一些,他深知助手伊洛娜和新来钢琴师安德拉许之间的爱慕,但他无法让自己离开伊洛娜,于是他说:“我们都渴望拥有人的两面,肉体和心灵,但是我能拥有一半就已经满足。”于是,这三人达成了共享的平衡局面。
   之所以过了这么多年才写点关于这部影片的文字,正是因为对这两男一女关系的无法认可,这种“共有”的情景,在当年特吕弗的《祖与占》中也已再现过,不过那个再现较之本片则显得相对微妙而真诚得多,《忧郁星期天》只用了几个不算具有说服力的镜头就想带过人物内心世界的过度和情感变化的合理性,总让人感觉别扭。
   “那首乐曲就像有人讲了你不想听的话”,当年纯真的德国青年汉斯在追求伊洛娜未果时选择了跳河自杀,被拉西楼及时救起。当德国人进驻布达佩斯时,已成为上校的汉斯再次来到餐馆,品尝喜欢的牛肉卷、与救命恩人拉西楼话旧、再次垂涎心爱的姑娘。他再三保证,有他在,身为犹太人的拉西楼就不会有危险,然而,此时的汉斯已不仅仅是换了个身份,他不再是那个朴实的青年——他变得贪婪自私,利用拉西楼帮他找来犹太富人,以帮犹太人离开布达佩斯为由,暴敛犹太人的财产,在最后撤离布达佩斯时,他搜刮的财富装满了两个棺材;他也变得狡诈无情,下令逮捕拉西楼,只是为了得到伊洛娜的身体;他残忍冷酷,赶到火车站,要救下的不是拉西楼,而是一个犹太老教授,他漠然地看着拉西楼被押上开往集中营的火车……他所做的一切正如伊洛娜所言:“汉斯只帮那些在战后对他有利的人。”
   似乎伊洛娜是主创们激赏的人物形象,在遭遇巨变后,甚至在丧失尊严的情况下,怀着孩子的她顽强地活了下来,继续经营着拉西楼的餐馆,汉斯80岁生日宴所见到的餐馆老板便是拉西楼的儿子。片尾,老板走进操作间,对一位正在清洗汉斯用过酒杯的银发老妇人说;“一切都结束了,恭喜你,妈妈。”老妇人平静地处理着“药品”和酒杯,她银色的发髻上插着一枚宝蓝色的发簪——那是60年前拉西楼送给伊洛娜的生日礼物。那年生日,她还收到了两个礼物,汉斯给她拍了照片(即餐馆钢琴上放置的那张),安德拉许为她谱写了《忧郁星期天》。
   影片善于用物品来做时间和剧情上的串联,除了照片、发簪、音乐、食品等之外,还有一个物品的使用很有意思,老汉斯病发身亡时,镜头在他夫人的脖子上定格几秒钟,那里挂着一串昂贵的珍珠项链,那是当年汉斯从犹太贵妇那里搜刮的,作为救其父亲(即老教授)的代价。战后,汉斯利用战时搜罗的财富创办了企业,并成为有着多重身份的成功人士,甚至被称为“辛德勒”式的人物,真是个讽刺。
   可以说,诺夫·舒贝尔是一个很有全局感的导演,所用叙事方式和剧情架构也都中规中矩,镜头画面呈现出了彼时布达佩斯的景致和风情,除了那处“三人共享”的情节处理有欠缺之外,该片的整体气质总给人哀婉悠长的感觉。同时,演员们的出色表演,让这部影片具有了回味的余地。有人诟病影片将二战背景下德国人与匈牙利人之间的矛盾挖掘的不够,不过,貌似该片想要表达的重点不在那里,所以,导演只做了点到为止的处理。
(若听乐曲《忧郁的星期天》,可去)

《布达佩斯之恋》(Gloomy Sunday – Ein Lied von Liebe und
Tod),匈牙利/德国联合制片,1999年。那首忧郁的曲子《Gloomy
Sunday》贯穿了整部电影,环状叙事,最后一幕接续第一幕故事,讲述二战期间的一段爱情,伴随着战争与复仇的故事,在匈牙利的小城布达佩斯纠结上演。
最初看完的时候很接受不了女主角同时和两个男人在一起,他们都爱着她,她也无法抉择要丢弃那一个,所以三个人那种微妙的平衡让我不可理解。诚如餐厅老板拉西楼说的,“每个人其实都想一箭双雕,一是肉体,二是性灵,能填饱肚子和能饿坏肚子的。”爱情与面包兼得,在灵魂交流和肉体愉悦中寻得一个平衡。
餐厅老板拉西楼真的是个很大度的男人,诚然他也爱着她,但是他却很尊重她的选择。面对一个个情敌,他的表现无疑是宽容大度的,先是救起了向伊洛娜求婚未遂而跳进多瑙河自杀的汉斯,他给他温暖和信心,并送他去车站。之后又接纳了钢琴师安德拉许,两个男人共同拥有一个完整的伊洛娜。他还帮助安德拉许把自己做的音乐推广到整个欧洲。是的,影片里的拉西楼是个犹太人,真的是个很聪明又八面玲珑的男人,他又是善良的,这也是伊洛娜不舍得离他而去的原因之一吧。
安德拉许和伊洛娜第一次见面,两人的眼神就有了交汇。女人显然是被这个孱弱忧郁气质的文艺小青年给吸引了去,所以恳求老板拉西楼留下这个钢琴师。那首贯穿全片的曲子《Gloomy
Sunday》透着淡淡的忧伤,它是安德拉许为伊洛娜写的,虽然它导致了157人在乱世中自杀,被人称之为收到诅咒的曲子,但是它还是为安德拉许和拉西楼的餐厅带来了可观的收入。积极的、热爱生活的人听这首忧郁的曲子大抵不会想去自杀吧。伊洛娜就是最好的证明,五十多年来,这歌的旋律她想必听的最多。
伊洛娜的美是那么惊为天人,让所有人侧目,半身裸露的镜头里她的酮体美的像一副油画,她的眼神明亮、深邃又坚定。她可以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爱的,也会果断的拒绝不适合自己的。虽然不得不为强权所妥协,但是她依旧坚强的走下去。影片结尾,她一直是背对着镜头的,导演也是爱着这个天使的吧,我们看不到天使下毒,也看不到天使变老。
美好的生活始终是要有个大逆转和矛盾冲突的,所以德国人汉斯的再次出现就打破了宁静幸福的生活。二战,德国人的铁蹄践踏了欧洲很多国家,匈牙利也不能幸免于难。汉斯做了法西斯,他带着荣耀感重回布达佩斯,但是依旧遭到了伊洛娜的拒绝,他对伊洛娜的爱可以说是有些畸形的爱,得不到要不要别人得到。汉斯在二战末期大发战争财,他的功利心可见一斑,相对于那些蛮狠凶残的德国法西斯来说,阴险冷酷的他是因爱生恨,嫉妒那些因为他们而得不到爱的人。
战争时期的爱情是脆弱的,安德拉许拒绝为德国军官演奏,他在完成最后一曲以后选择了自杀,维护了艺术家的尊严。而拉西楼作为犹太人也被德国人抓去送往奥斯维辛集中营,上车的那刻,他眼睁睁的看着汉斯来接走了另外一个人,那种失望的眼神让人心碎。
在去给安德拉许扫墓时,伊洛娜已经身怀六甲,她在墓碑前说:“你身上都长草了,而拉西楼却被他所谓的朋友送进了大烟囱,连个墓碑都没有。我要去准备重开餐厅了,请祝福我们吧。”看着她小心呵护肚子里的宝宝,让人顿时觉得新的一天,又有新的希望了。
结局也是开始。影片一开始就是一个德国老人带着妻子来到布达佩斯,他到了那家餐厅庆祝自己80岁的生日,听着那熟悉的旋律,又吃下肉卷之后,他的目光锁定到一张照片上。黑白照片里的女人是那么美,美的摄人心魂,他突然觉得自己心脏有些异常,接着,他倒下了。很讽刺的是身边那个白发苍苍的妻子在丈夫倒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查看他的情况而是捡因为丈夫跌倒时抓断的她的珍珠项链…
五十年,终于完美复仇。一个白发的老妇人一边哼着歌一边在洗那个装着毒药的小瓶子…身后有一位绅士随即倒了两杯酒来庆祝。那位绅士举起杯子说了句“妈妈,生日快乐!”老妇人一直都是背对着镜头的(看片的时候我也不希望她转身过来,这样她的美会一直存留在我们心里),只有头上的蓝宝石发饰(是拉西楼送她的生日礼物)让我们可以判断这就是我们的女主角伊洛娜。
影片就在这样安静的布达佩斯的夜晚结束了。回荡着《Gloomy
Sunday》(海报上写着这样一句a song of love and
death)的曲子,字幕缓缓升起。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看的是不是一部爱情片,或许是自己的内心里不能接受这样的爱吧,朝三暮四,还会取得一个平衡点,然后幸福的存在下去。我把这一切的疑惑都推给了编剧,他这个离奇的故事的确有很强的可看性,片子本身也拍的很漂亮,但是关于这样的感情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故事发生在布达佩斯这样一个美丽的城市,有一个美丽的女主角,露面是在一张黑白照片上。一位故地重游的老人在酒店看到她的照片之后突然倒地,手捂胸口,旁边有人叫着:是那支曲子!它会杀人(原谅我伤残的记忆,只记得大意不记得原话了)!我觉得,也许是老人触景伤情?也许他是一位负心郎,现在看到旧情人的遗照突然良心发现进而引起心脏病发作?也许这是他的初恋情人,俩人因命运的捉弄而错过,他在忘却往事的多年以后却又被唤醒痛苦的记忆,导致心脏病发作?反正都是情伤发作啊!令人想起爱神的丘比特之箭,这保质期还真长啊!
    电影画面带我们回到故事的最初,几十年前的这家酒店。照片中那个美丽的女人——伊洛娜如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酒店的大堂里穿梭,顾客们有谁会不喜欢她这样美貌和优雅的女服务生呢?其中有一个叫魏克的德国小伙子对她特别着迷。而伊洛娜已经名花有主,她的恋人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犹太人拉西楼。
    伊洛娜生日这天,魏克的表白遭到了伊洛娜的婉拒。但是,当酒店新聘的钢琴师安德拉许演奏完自己作的一首曲子之后,伊洛娜为他的才华所倾倒,情不自禁地亲吻了他,然后转身又吻了拉西楼——也许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
    唉——看到这里,我猜想,也许,这是一个讲三角恋的故事?结尾一定是悲剧了。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太,太没有定力了吧?实在不想把任何不好的词加诸这么美的人儿身上(我是个见色忘原则的俗人)。
    魏克表白被拒后自杀,却被拉西楼所救。魏克回国前对前来送行的拉西楼许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会报答拉西楼的。
    
    一天,在菜市场,两个男人不期而遇——伊洛娜挽着新欢安德拉许遇见旧爱拉西楼,拉西楼说出这样了一段话:“每个人其实都想一箭双雕,一是肉体,一是心灵,能填饱肚子的和能饿坏肚子的。伊洛娜现在箭已射出,一个拉西楼,一个安德拉许,”伊洛娜的脸色此时沉郁如风雨欲来的天空,但是拉西楼后面的话又让她的脸上绽放出阳光的笑容,“分成两半的伊洛娜对我来说,总比没半个好。”
    我以为,也许,故事是讲伊洛娜最后一个男人都没留住,就像一句西方谚语说的那样“想同时抓住两只兔子的人,最后一只兔子也没有抓不到。”然后,受了情伤的伊洛娜香消玉殒,只在照片上在留下青春最盛时的美貌,也在恋人的心上。
    三个人的爱情,的确拥挤。两个男人酒后发生了冲突,之后却在床上和解,拉西楼吻了安德拉许——原谅我被误导的想象力:难道这是一部背背山影片?最后两个男主发现他们才是彼此的最爱?然后女主受此打击,情伤而死?
    
    故事在魏克作为纳粹军官重返布达佩斯后发生了转折。当衣锦荣归的魏克要求拉西楼称呼他为上校时,我开始觉得:这家伙已经是“官面”上的人了,虚伪爱面子这一套太像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员了!当然比起我国官员的排场来,他这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不过,像那些怕穷苦的父母给自己丢人的出身贫寒的学子一样,他似乎也已经迈出了忘恩负义的第一步。
    后来,战争形势越来越严峻,犹太人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魏克的架子也越来越大,嘴脸越来越丑陋。一次晚餐时,安德拉许拒绝为跋扈的魏克演奏音乐,魏克狠戾的眼神让人为作曲家的命运担忧,气氛剑拔弩张。伊洛娜为了保护恋人,唱起了安德拉许为他自己的曲子新填的歌词,并请求安德拉许为自己伴奏。一曲终了,人们都松了一口气。伊洛娜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就在她回到后厨时,却听到一声枪响,作曲家安德拉许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用纳粹军官的枪自杀了。
    安德拉许用死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是的,尊严。
    也许别人会想要把它践踏在地,但是如果你用生命来捍卫它,那么,它就与生命等值。
    可是,如果你愿意为了得到一根骨头而出卖它,那它就只能像一根骨头那么廉价,被啃过之后弃之于地,而你得到的不仅是一根骨头,也许还有一条看不见的尾巴,一条随时用来向骨头的主人乞怜讨欢心的尾巴。
    偏偏,我们太多的人是不舍得用生命来捍卫尊严的。最后,只能忘记它,忘记有一种为人所必须的宝贵的财富——它,叫尊严。然后我们说自己成熟了,不会为不值得的小事动气。我就是这样磨厚了脸皮的人啊,但是,幸好,我还懂得安德拉许们的尊严的价值。那些透明的易伤的人类之子们,王国维、傅雷、老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