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寓言,论坛一篇伪境外评论的评论

By admin in 影视影评 on 2019年9月30日

作者:安德鲁·萨尔瓦
原载亚洲电影评论网站www.asiacinemacritic.org
2009年1月7日

本篇仅是对于该评论真伪性的评论,不涉及对《赤壁》电影的阐述,请不感兴趣的朋友自行略过。

人们对三国的了解,大都出自罗贯中先生的《三国演义》,但对三国历史的把握上,罗贯中先生表现出明显的拥刘反曹倾向,并凭其小说的通俗性和广泛性,在人民群众中为刘备树立了极好的形象,博得不少的同情和拥戴。

《赤壁》大约不会与《教父》一样,在若干年之后发行第三集。根据一些资料,约翰吴(即吴宇森,以下通译为吴宇森——译注)计划中是一部单集影片,因为主要目标市场中国大陆观众的观片习惯才分割成两集发行,另外吴将为北美观众制作一部四个小时长度的单集电影。对于历史战争影片,吴的处理更接近一些这一电影类型的经典影片,如《勇敢的心》。但是这样一部角色众多的外语电影,取得北美观众的认可或许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该评论为“[胤祥编译]赤壁:处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寓言”
http://www.douban.com/review/1611560/#comments

 

我本人跟一些中国朋友谈到过这部电影。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中国文学的最经典的作品之一《三国演义》正是以古老的汉王朝末年的国内战争为背景的,而这部小说在中文世界是作为常识存在的,他们对影片中的人物非常了解,包括这些人物通常都有的两个名字,以及他们在接近一百年的战争中的主要故事和非常复杂的亲属关系。我的一些中国学生告诉我,他们成长的年代,不仅有关于这次战争的电视剧,广播剧,更重要的是电子游戏,他们可以说出《三国演义》主要人物的姓名是因为他们曾经玩过以此为主要内容的战略游戏,以及以这些人物为角色的动作角色扮演游戏(ARPG),他们认为吴宇森的电影在动作场面的设计上非常接近于ARPG游戏。有一位学生还提到,岩代太郎的作曲风格也非常接近日本生产的电子游戏的背景音乐。

————————————————————————————

至于曹操,早在二十四史之一的《三国志》,陈寿为曹操写了本纪,而对于刘备和孙权,均只有传,没有纪。虽然《三国志》尊魏为正统,但是陈寿基本上尊重史实的。到了近代,鲁迅先生也曹操翻案,说:“曹操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个英雄,我虽然不是曹操一党的,但无论如何,我总是非常佩服他。”

一些中国朋友表示,吴宇森在《赤壁》中对《三国演义》中的剧情进行了很大改动,他们不能接受这种改动。我本人非常好奇,为此咨询了中国文学专家约翰内斯·金教授。他给我的解释是在中文世界之中,《三国演义》虽然是一部小说,但是它实际上被认为是历史本身,汉朝末年战争的历史只有少数学者比较了解,而一位中国大陆来的访问学者告诉我,由于一部非常重要的长达80集的电视剧曾经在中文世界非常流行,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对人物定型化的想象,吴的电影在中国大陆被批评的很大原因是来自于此。

这篇评论应该是一篇伪文,而且漏洞极多,立场也不明确。

 

我发现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在我看来,《赤壁》作为一部历史片、战争片,它首要的任务是讲述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故事,尽量简化故事情节,把主要的时间留给动作场面。而据我的了解,中国观众对这部影片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对“历史事实”和“人物形象”的讨论上。一种相当主流的观点认为,吴歪曲了历史,而我发现被这些观众作为参照的历史是《三国演义》这部小说讲述的历史,而并非汉王朝末年国内战争的史实;而人物形象则是来自那部同名长篇电视剧的某种“规定”。我在互联网上观看了那部电视剧其中有关赤壁会战的段落,我必须说非常冗长乏味,镜头单调,表演生硬,节奏缓慢,但金教授告诉我这部电视剧是由中国大陆唯一的政府电视台拍摄的,并且严格按照小说进行拍摄,包括人物对白大多使用小说原文。我观察到的一个事实则是,在这部电视剧播映的年代(1995年),好莱坞影片刚刚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中国观众当然并未建立一种基于商业影片的影像文化和观看方式。而随着中国资本主义化进程这些年,中国观众逐渐在电影带来的全球想象之中确立了自己的观看方式。而这种观看方式包括对动作场面的要求和对影片商业性的追求。

首先,据楼主所载的所谓“亚洲电影评论网”的地址为——www.asiacinemacritic.org,这个域名是一个不存在的域名。就算是在google和百度两个搜索引擎上查找也找不到该网站的任何内容介绍与消息,唯一存在的就是这一篇所谓“转载”于该网站的境外电影评论。因此,我认为这种出处不详而又试图将其作为某出处的评论最为可疑。

看完了吴宇森的《赤壁》,感概到了公元2009年了,终于有人站起来为东吴说说话,从孙权和周瑜的立场上,用电影来解读这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但是吴宇森显然没有打算将《赤壁》拍成史诗大片,巨雷的现代台词表明他的目标仅是娱乐大众,赚些银子。而在喜剧方面的天赋,吴宇森只言片语式的幽默已初显锋芒,并且已经到达了语不雷人死不休的高境界。假设冯小刚有一天向吴宇森讨笑爆笑秘籍,想必老吴也会莞尔一笑,说声:“略懂”。

而《赤壁》带来的这种反差实在是太有趣了。张艺谋开启了中国大陆A级商业片时代,而此后的一系列影片在中国观众那里非常失败——我指的是评论,于此对照的则是票房的丰收。在《赤壁》之前,中国大陆A级商业片被指责为情节荒诞,逻辑混乱以及除了特效没有可取之处。而《赤壁》引起的愤怒则在于对“历史”的歪曲。我认为这牵涉到中国资本主义化进程中形成的新中产阶级趣味。在中国,电影票价相对人均可支配收入太过昂贵,首轮影片基本只有大城市里的较高收入人群原意或者能够观看,而这些人通常将电影消费作为自己身份的象征之一。而另一方面,中国的新中产阶级是网络评论的主体,而作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互联网讨论和交际之中,电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他们容易在互联网中形成一种共识,这种共识来自一些观看了首轮,尤其是首轮前几天的人们的评论。于是决定这些电影命运的就是这么一些人。而这些人通常采用讽刺或者批评的态度,他们的朋友,互联网上的或者交际中的,为了能够与他们进行对话而去观看这些电影,因为他们先在地看过影评,容易被影评意见左右,于是这种话语结构便形成了。

其次,这篇文章的立场和话语也非常微妙。在谈到中国最有名望的历史部分时,“作者”使用的是一种近似于完全不了解,而更多是猜测的词语,诸如“其中孙一方似乎是当地的世袭领主”等语焉不详的文字。在这一点上我质疑的是,这个外国的教授如果对三国的历史这么不了解的话,为什么还要以猜测的口吻来评价这段情节?
打个比方,在豆瓣上几乎所有涉及外国历史影片的篇幅较大的评论,其论者对该国的该段历史都有或多或少的了解,不会说出“忒修斯似乎是希腊著名的英雄”、“海伦被当成了特洛伊战争的导火索,这场战争是因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而***教授告诉我,史实并非如此……”诸如此类的山寨话。我想如果有中国网友写出这种对历史似乎毫无了解也没有兴趣了解而单凭猜测下的长篇大论,理当被其它懂行的朋友驳得体无完肤。同样,老外也许的确对中国文化不甚在行,但没必要用如此大量的不确定话语来填充文章,以试图延伸到后文很精到的借古讽今之处。其作者在写作之前,完全有时间和精力多多少少去获知一些关于三国时期的介绍与历史——然后运用一些起码严谨而有凭据的话语来进行评论,否则,这个所谓“教授”也不过是一个不称职的、没有严谨治学精神与评论精神的伪学者。他的话当然就不具有参考意义。
最重要的是,它这种不确定性语言在前后文间又出现了不少矛盾之处。在前面该“作者”曾说“……其中孙一方似乎是当地的世袭领主”,后面却提到“在小说中,周死于诸葛的三次羞辱,而刘虽然与孙的妹妹结婚……”这样精确的八卦新闻;一个连孙权身份都不知道的自称没有读过《三国演义》的评论人竟然能在后文说出“而周在《三国演义》之中是一个妒忌心非常强的人物,他曾经在联军中数次陷害诸葛”这样具体的剧透(在电影中,周瑜诸葛二人只表现出大量惺惺相惜的感情,并无相互陷害仇恨),可见文章的真实作者是非常了解三国演义的国人。在制作这篇伪境外评论的过程中,其原作者逐渐放松了警惕,没有做到面面俱到,严丝合缝,而只顾着使用“貌似”的山寨译文来包装这个可能并不存在的“安德鲁·萨尔瓦”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