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回忆,如果你问我有没有美丽的谎言

By admin in 影视影评 on 2019年9月25日

虽然说是悬疑惊恐,但是也就最后的时候大叔的饼脸特写让我很寒.剩下的就只有荒诞、混乱、愤怒、绝望的杂烩.这种带着悲哀和死亡的恐惧而又相当顽劣的玩笑式的生活久这样结束了,最后这些个看似认真地严肃的回忆就像个顽劣的玩笑一样狠狠地屠宰着我的神经.
我不能说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一个完整的情绪把我完全笼罩进黑暗幽深的阴沉里去……即便那灿烂的麦田也无法拯救的阴郁与绝望的思绪……

        如果你问我最讨厌什么,我会说,欺骗。你会问,善意的谎言呢?
我会学究般的讲,正如一切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再善意的谎言都有恶意的成分。
        是的,我爱真相,即便它像刀刃上闪烁的残忍的光,我相信它也是一种别样的美丽。

“我咬紧牙关,握紧拳头,鼓起整个身体的力量,发狂而绝望地准备开始新生。”——安德烈·纪德

        那么,如果,你问我有没有美丽的谎言?

        这个中午,上海的梅雨天似乎是过去了,接连几日的烈日,真真要将世间万物割开了。地上建筑物犀利浓重的暗影,似大地的伤口,近近远远马达的嗡鸣,也似一种呜咽了。正午的校园,一路上人影都不见几个,明亮至此,竟也有了荒凉静谧的味道,与最深的夜相比并无二致。
白昼与黑夜的气质神秘的契合,似乎在嘲笑我的黑白分明,我的真实是真实,欺骗是欺骗。
        闪耀的近乎有宿命感的阳光下,用极其顽劣的态度开始了《美丽人生》的观看。惊觉,《美丽人生》中“含着泪的笑”,似乎也在告知,欢乐与悲伤亦是同源。
        之所以说态度顽劣,是因为片子的开头实在太欢乐戏谑。或许是被后现代主义解构太多,深信严肃沉重的怀疑批判才是不变的主体,所谓欢乐,不过是幽暗主体上的一层浮尘,太过苍白轻微,因而也显得没有价值了起来。纵然心怀不敬,依旧笑了很多。隐约可感知男主角圭多的幽默并非哗众取宠,而是一种强大的乐观。只是概念依旧很模糊。
        梦想是开一家书店的犹太人圭多,几经甜蜜的小波小折,终于骑着绿色的犹太马,戏剧般的抱得美人归。这里有个蒙太奇般的手法,男女主角一前一后走进花廊,似乎是转瞬,一个小男孩跑出来叫爸爸妈妈了。结婚生子,遇到了对的人,无甚可纠结,就是这么简单。作为了爸爸的圭多,依旧怀着不变的乐观与幽默,而那时的局势,已非太平。
        几声枪响,而后一家三口进了集中营,那时,男孩还很小。作为父亲,圭多编织了一个谎言,他说,这是一个游戏,但是要遵守各种奇怪苛刻的规则,但是,胜利的人可以夺得坦克。男孩是多么的希望一台坦克!这并非容易,为了这个美丽的谎言,即便是在生命最后一刻,他还在儿子的视线中走着欢快滑稽的步子。这生命最后一刻的笑脸,却模糊了观者的眼。
        最后的最后,天亮了,美国的坦克开来解放集中营了。男孩对妈妈说,我赢得了坦克!圭多的谎言终于画成了最完整的圈。
        我想,你已经得到了题目的答案。

写于六月

作为一个开始,我有必要慎重思考一下。

我一度抛弃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一个周围人眼中相当不错的小伙子。做着稳定的工作,让自己融入大家的圈子里,在地铁里进进出出,成为无数张没有表情的面孔中的一个。在梦里,我跌下高地,只是匍匐着,看着地面的泥潭,不敢抬眼望一望远方。

但是梦想是很奇妙的,在我背离它、漠视它、嘲笑它许久之后,它还是用最温柔的方式回来了。回到我的意识里,回到我最柔软的悲伤里。

在某个漆黑又安静的夜晚;在闲暇午后看电影的某个瞬间;当我无所事事,放空自己,望着窗外。就是在这些点点滴滴的缝隙里,它无时无刻不在酝酿,在等待,在准备着。在你最虚弱的时候,进入你的灵魂。

然后,我开始感觉出异样,体内的某处被点燃,而且开始遍布全身。就像在绝境中找到了突围的缺口。如果一定要找个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这种感觉,我觉得那就是狂热。

世界越是冰冷、冷漠,狂热越发激昂、热烈。我对那种狂热以前总怀着鄙夷的态度,太顽劣、太低级,我不能苟同。而现在我重新思考我自己的态度,是我太低级、太顽劣。当然,我需要它,我需要那种狂热。那是一种真正地体验生活,把自己投入生活中的力量。我总是走在边缘,时不时往生活的汪洋中探一探头,然后继续留在边缘,既不舍得走,也不敢于跳进去。我还奢望时间能带走我不想要的,带来我想要的。但时间就是时间,它什么也做不了。它顶多是个旁白,帮不了我。我该怎么演绎我的角色?我28岁了,经历了什么?都是狗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太阳2007娱乐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